MENU

“亲人”

2022 年 04 月 08 日 • 阅读: 527 • 日记

刚好在写这篇文章时,在老家的亲人打电话传来噩耗,外公去世了,2022年4月2日20:20分,是的,外公真的去世了,我没有外公了,今天下午老家的舅舅打电话过来说外公可能挺不住了,要我们抓紧时间回去,电话这头,我妈听到这个消息哭到抽泣,我立马订飞机票赶回老家,可是没有直达的飞机,并且中转时间过长,只能定高铁票,买第二天早上最早的一班高铁票,最后还是晚了一步,连最后一面都没见到,己经记不得我妈哭了多少次了,我心里挺难受的,看到妈哭我就更难受了,但我没哭出来,等赶到老家时候,门口大厅全部挂满了丧葬用品,我不敢相信这是我从小到达长大的地方,妈扑通一声跪在门口,我拖着行李箱快步走进了房间,见到躺在冰棺中的外公,终于是绷不住了,我哭得不知道哪是鼻涕哪是泪,想着一个月前还活生生的一个人怎么就阴阳两隔了,我一直以为死亡离我很远,这个词与我无关,但是当亲人真正去世的时候我什么都做不了,上一次叫外公在过年回家的时候去医院看望外公,只隔了一个多月,现在想再叫一声外公,传来的只有房间里的回声。亲戚们都说是喜丧,老爷子已经子孙满堂了,该享的福也享了,说实话心里还是觉得对外公有愧,外公躺在医院的时候我很多次都想和外公合照,但最终还是没有合照,这件事能遗憾一辈子了。
去年10月份在老家的外公说他吞咽食物困难,紧接着第二天家里的舅舅立马送外公去医院检查,经过小半个月的等待,拿到检查报告那刻全家人都心头一震,外公不幸的确诊患了食道癌。
想起前几年外公身体的各种异常,显然这种结果是早有预见,当时外公并没有当一回事,我多次跟我妈和舅舅讲过,他们也建议外公去医院体检,但外公以害怕浪费钱为由拒绝去医院检查,就这样硬拖着,久而久之也没有人再提过这件事。
在外公确诊食道癌之前的几个月,二外公(也就是外公的弟弟)确诊了食道癌,二外公家的两个舅舅送二外公去医院做了手术,插了进食的管子,谁都明白这只是拖延时间,2月份放寒假回老家去看望二外公时已经是他做完手术后了,原本黝黑发亮的皮肤,见到他时已经变得憔悴发白了,一头的短发像罩了一层白霜,一双眼睛已经深深地陷了下去,一双粗糙的手爬满了一条条蚯蚓似的血管,连走几步都觉得累。之后过了两个月时间吧,开学没多久的我收到了二外公去世的消息,心里挺难过的。
同年到11月份,外公就查出了食道癌,过年回去基本都是家里医院两头跑,家里人分工明确轮流照顾外公,照顾外公的第一个晚上,我不敢睡,提前喝了一批东鹏,特别精神,熬到凌晨三四点还不困,快精神恍惚了,外公时而躺下准备睡着又坐起来佝偻着背喘气,直到天亮护士来到病房才告诉护士自己实在疼得受不了想要打一针止痛。因为外公只能靠输营养液维持生命体征,嘴皮干得受不了只能棉签蘸水打湿嘴唇,天天输液几十斤药水灌进身体里,长期躺在床上后背早就麻木了,身心痛苦可想而知,现在想起外公那段时间是吃了不少苦的。
食道癌患者一般口腔异味严重,真正照顾外公的就家里几个人,来看望外公的基本待不了一会就走。
外公走的前一天把自己的所有积蓄全部分给了舅舅的我妈,回到老家后听舅舅和我妈商量外公的后事,由于我们老家所在的农村比较传统,亲人去世后讲究披麻戴孝请道士,所谓拿一块长方形的白布,一头系上麻绳然后绑在头上,堂中一张方桌两条长凳,四个道士分两头坐,敲锣、打鼓、吹唢呐、打铙钹、孝子堂前跪,道士敲打吹唱与孝子哭声混成一片;家中停棺七天,孝子守七天,从早守到晚,轮流守通宵。
我一直赞同一句话:“生前不尽孝,死后做排场。” 烧纸放鞭炮搞得乌烟瘴气,守孝不能碰水也就是不能洗漱,这样做的意义在哪里?做给外人看吗?
原本我脸上的痘痘已经快没有了,因为整夜的守孝,又是满脸痘,皮肤暗沉,粉刺,黑头。
对于亲人的离世我们无能为力,尽管伤心难过,但我依旧提倡从简。之前偶然在短视频平台上看到过一句话:“老人生病住院花光儿女几十万,最后还是走了值得吗?” 我看到下面回答的话的意思褒贬不一,有人觉得不值得,而有人说值得,我看了大约五六十条评论,说的都挺有道理,一时间我不知道谁对谁错,直到外公生病住院后,我看到了家里所有人的态度后才知道,一家人每天尽心尽力照顾外公,药费抢着付,除必须药物外,人体所需要的营养物质比如白蛋白,价格四五百一瓶,大约一瓶就10克,也是毫不犹豫的买。尽管最后外公还是走了,但亲人所能做的只有尽人事听天命。

也许不是所有事情都有答案,不是所有答案都有对错。

外公
记忆中的外公总是沉默寡言,一名农村老汉,对外孙的爱从不逊于对孙女孙子的爱,口是心非用来形容我外公最合适不过了,一时间不知道用哪件事举例,实在是太多了;我从小跟着外公外婆生活,因为老家离镇上学习远,所以周一至周五都是在镇上租的房子里住,周五放学才会老家,每次回到老家,打开冰箱都看不到一盘像样的菜,也许外公习惯了一个人,什么都是将就,但孤独的人都期盼热闹,只有每当过年的时候一家人才能团聚在一起,这时候的外公脸上总是平添了几分笑意,此时的外公是不孤独的,是幸福的;外公从不在口头说出爱,但处处流露出爱,总是竭尽全力给我们最好的,外公最好的一面我都见过。

我曾经一直认为不必牵扯太多关系,身边有几个亲密的家人和一两个知心朋友足矣,我已经厌倦了当面一套背面一套,不想浪费时间去维护这些无效社交,但是,我忽略了一句话,那就是人在世总有事情自己是无法解决的,就是得靠所谓的虚假关系的人来帮你,这叫做人情。外公去世后冰棺在堂中停七日,然后把人抬进棺材里,把棺材抬到墓坑里,单靠家里的几个舅舅肯定没办法搞定这些事,所以需要请人帮忙,我们这里称这些人为“相帮” 外公生前在村里与人关系是很不错的,所以外公逝去后家里舅舅找人帮忙是一呼百应,很感激这些“相帮”。


亲情
亲情这种东西与其说不是每个人都拥有的,倒不如说亲情不是每个人都能感受到的,我是想说它只是存在于个人身上,而那个人只是作为其他几个人经常联系的介质。
在二外公不在后就很好的体现了上面这句话,与二外公那家人的感情介于陌生人与亲人之间,可能只有逢年过节才在一起吃顿饭。明明是有血缘关系的亲情,当参杂了某些东西后就变质了,它无法用个别事件指出,就像食品保质期,它过期变质的过程等同于亲情。
我时常想为什么会变质,有没有什么办法去把亲情保鲜,就像我上面所说的如果亲情的联系需要靠某个人作为联系的介质,那么我想大概变质的原因也是某个人造成的。
那么这份所谓的“亲情”实际上已经名存实亡了,我们还有必要去维护吗,还是老死不相往来?
我觉得上面我已经想出了答案。

我们这边有一种风俗,处理完外公的后事,需要回自己的家里,当晚不能留在外公家里过夜,虽然我是外孙,并且从小跟着外公家长大,但舅妈好像很介意,在我印象中舅妈一直很迷信这类风俗,虽然明面上没说,但看着舅舅欲言又止的样子,我也不想让舅舅难做,只能回继父家。

人总要经历些什么事情才能成长,我们所遇到的人和事都是必然的,它一定会教会我们一些道理。
回到“家”后,事已至此,先睡觉吧。

本文到此结束
  • 文章标题:“亲人”
  • 文章链接:https://hq233.cn/archives/464.html
  • 作品采用:CC BY-NC-SA 4.0 许可协议授权
  • 版权所有:本文版权归 隔壁小胡的博客所有
    转载请先获得本人同意!
    (如有侵权,请 点此联系我删除 )
  • 返回文章列表 文章二维码
    本页链接的二维码
    打赏二维码
    添加新评论

    已有 3 条评论
    1. 我外公去世时,我母亲也哭得撕心裂肺的,但我从始至终也没哭出来。

    2. 在我们成长路上,不可避免地会直面和亲人的生死别离,这是必经之路。
      面对生死,我们无能为力。但是我们可以做到对再生的长辈,尽更多的孝,即使生活的压力很大,也要坚守这条底线。不要再沦为“生前不尽孝,死后做排场”那类人。

      1. @I'm 代代付自从工作后,我就成了一个远离家乡的人,莫名的已冠上了不孝子之名。